亚搏APP手机版

居委书记主任都“阳了”,29岁小伙被任命为“领导”,最初有些崩溃……

居委书记主任都“阳了”,29岁小伙被任命为“领导”,最初有些崩溃……

1993年出生的浙江小伙申屠均杰,是黄浦区政府一名“选调生”,进入社区工作不到两年。他与老西门街道大林居委干部一起坚守社区50多天。一度,近半数居委干部被感染了,书记、主任、副书记同时被隔离,申屠一下被推到了“领导”岗位。最初,他有些崩溃:非常时期,面对非常居民区,自己能否胜任?但他迅速调整心态,带领其他居委干部一起努力,陪伴居民度过了最艰难的时光。

昨天,记者电话采访了申屠均杰,听他讲讲这段难忘的经历。

2020年,我从浙江大学研究生毕业后,通过上海市专项选调考试成为黄浦区组织部一名选调生。根据组织要求,选调生需要在基层一线进行为期两年的锻炼。今年1月,我在老西门街道大林居委会工作,担任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助理,协助居委干部做一些社区工作。

没想到,在这次疫情中,我们大林居委会近半数居委干部被感染了,有段时间书记、主任、副书记同时被隔离,在街道领导的安排下,我硬着头皮担任了居民区临时负责人,刚开始真有些“崩溃”。

我们居民区的居民住得比较分散,有10个小区,其中8个商品房小区、2个老旧小区,1700多户居民。

我从3月中旬就住进了居委会,跟着居委干部驻守在社区,组织测核酸、运送物资、配合流调等。老西门街道地处老城厢地区,我们大林居民区周边都是老房子,所以我们的疫情在最初并不算乐观。

奋战多日后,一个个坏消息传来,居委干部被感染了!我们居委会有10名居委干部、社工,一度只剩下5个人,书记、主任、副书记也因感染相继被隔离。

我记得那天是4月9日,我硬着头皮走进了办公室。那天一早,我接到街道相关领导的电话,任命我为居民区临时负责人。

说实话,当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:一方面,因为居委干部接连被感染,大家士气很低迷,有居委干部还提出了辞职,我也心情低落;另一方面,我在居委会工作不到两年,当下处于特殊时期,我不知道自己能否担此重任。

接下任务就要干。当时我们还剩下5个人,三位是三四十岁的“小姐姐”,一位是还有几天就可以退休的老大哥。我先召集大家开了一个会。我对大家说,你们都比我在社区岗位有经验,尽管我是临时负责人,但我们之间不是领导与被领导的关系,遇到事情,咱们一起商量方案。在这个艰难时期,咱们要相互扶持,一同度过。

幸运的是,后来我们没有人再被感染,也没有人再提辞职,本应在4月份退休的老大哥还主动留下来继续坚守岗位。

人心齐了,但人力不足。1700多户居民的生活物资,原来全部由运输卡车运到居委会,再由我们居委干部发放到各个居民区。但现在只有一半的人,这种方式不行了。

我想要改变。我“要求”运输车司机,将物资分别送到10个小区门口再卸货。司机当然不愿意,由1个卸货点变为10个,这样要“浪费”他们不少时间。我们就去软磨硬泡,说软话求司机,还拿出街道发给居委干部的泡面、牛奶送给司机师傅,请他们帮忙。好心司机还是很多的,愿意帮助我们。

物资送到了小区门口,还有送到居民家“最后100米”的问题。原来出于为志愿者安全的考虑,这段路,我们尽量参与运送,少叫志愿者出来。但现在人手没有了。最初我们不敢告诉居民,居委干部也中招了,怕引起居民恐慌。但很多居民很热心,他们后来慢慢知道了情况,都表示理解,有人还开了私家车帮忙运送物资。

那段时间正是上海抗疫最吃劲的时候。我们遇到了很多紧急情况。

一天夜里,一位孕妇突然大出血,亟待就诊。孕妇家属的电话打到了我这里。我心里一惊,这位孕妇是阳性确诊病人,正处于等待转运阶段。我赶紧联系街道,街道非常重视,半夜里打了很多电话,为孕妇联系定点医院救治。因孕妇情况特殊,很多医院当时没有收治条件,所以街道最初联系有些波折。大家都很着急:孕妇怀着双胞胎,这关系着三个人的生命,一刻都不敢耽误。还好,后来联系到可以接收的定点医院,我们又赶紧通知孕妇家属并帮助他们转运。

那时候,我经常会接到一些居民的求助。老实说,当时大家都难:居民难,街道、居委难,各个抗疫部门也难。我有时候一听居民反映的诉求,心里就明白:很难马上解决。但我从来不拒绝居民。我是居民的指望,我无法对他们说出拒绝的话。我努力去争取,反映给街道,一遍遍催促,为居民争取一分是一分。我们的街道领导,以及居委会书记、主任、副书记,一直都是我背后最强的支撑。我遇到难题,会找处在隔离中的居委会书记、主任、副书记商量,他们会帮我去沟通、争取;街道领导对我们汇报的居民紧急事、难事都很重视,努力去协调解决。

在疫情下,我也见证了平凡人的光辉。说一个例子吧。我们有两个里弄小区,居住条件一般,里面有位50多岁的蒋师傅,平时收运这两个小区的垃圾。这段时间,他帮了我们不少忙。他不仅照常收运小区和居委会的垃圾,还带着他儿子骑着“小黄鱼车”,帮我们给各个小区运送物资。有段时间,我们居民区的阳性居民较多,疾控中心要去阳性确诊居民家进行转运、流调等。老城厢的弄堂七拐八拐,没熟悉地形的人带路,一般人很难找到居民家。蒋师傅主动承担了带路的工作,无论夜里多晚,我们请他过来帮忙,他都会来,毫无怨言。我们居委干部有工作餐,就是盒饭。有几次,我们拿出盒饭送给他吃,他都不肯要。他说,因为平时居委干部对他很照顾,他愿意帮忙。他让我们挺感动的。

那段时间,我们大家经常一两点才能睡下,5、6点就要起来,因为7点多可能就要测核酸了。半个月,我瘦了10斤。那时候,我不敢和我在杭州的父母视频通话,我怕他们担心。

4月24日,我们主任痊愈并完成隔离后,回到岗位上,后来书记、副书记等也陆续回归了。有他们回来主持工作,我肩上的担子终于可以卸下了。

最近,我们老西门街道抗疫攻坚,一些居民区阳性已连续多日大幅下降,我们居民区的情况也相对平稳。曙光就在前面了,我们要更好地守住岗位,坚持住,争取早日清零。

眼下,上海进入疫情防控的关键时期,市民生活的各方面难免遇到不便。大家对疫情防控工作有什么意见建议、或碰到困难需要帮助,欢迎在文末给我们留言并留下联系方式。我们将及时向有关部门传递信息,尽力为您排忧解难。

解放日报·上观新闻原创稿件,未经允许严禁转载

作者:唐烨

微信编辑:泰妮

校对:wing